您好,欢迎访问 www.reddia.com 红媒网! 客服QQ:70093121

收藏

爱情故事 频道

网恋故事|真实故事|感人故事|校园爱情|爱情小说|

脸上停着红蝴蝶

字体大小:[日期:2017-02-22]阅读:

导读:脸上停着红蝴蝶-我捧着一大束黄色的玫瑰,惶惶地向四楼走去。 一级、两级、三级…… 上到了二楼,在楼梯的转角我歇下了。我必须歇一歇!乘了一小时的-感人故事


我捧着一大束黄色的玫瑰,惶惶地向四楼走去。 一级、两级、三级……
上到了二楼,在楼梯的转角我歇下了。我必须歇一歇!乘了一小时的飞机,然后从机场又坐了一小时的车才来到这里。晕完了飞机又晕车,现在开始晕楼了,天好象在旋地也在转。看看表,现在是上午十点半,上班的和上学的都还没回来,趁着楼梯没人上下,我坐在台阶上压一压我那咚咚狂跳的心。
坐下来检查着手里的黄玫瑰,还好,花儿是不晕车的,每一朵花都还带着早上我喷上去的水珠,显得非常的娇嫩。嗅一嗅:淡淡的清香悄无声息的沁入我的心房。花是送给我的爱人的, 我恋爱了,而且是最时尚的网恋!这是我的初恋。对于一个28岁的丑姑娘来说,这是多么巨大的幸福。
每晚我都会呆在搜狐的“今晚相识”的聊天室看着别人聊天打闹,但是腼腆的我不善于聊天,总是静静地坐在电脑前看着他们热闹,间或也会有人开我的小窗聊上一两句,大概还是由于我的木讷吧,聊着聊着人家就会借口离开了。
第一次和烟雨江南聊天是在平安夜,那晚所有的年轻人都狂欢去了,我无处狂欢,还是照常来到了“今晚相识”。这里也洋溢着圣诞气氛,大屏上的话色和名色五彩缤纷,好象在开假面舞会,个个都换掉了以往常用的名字,改头换面在聊天室里嬉闹着,大家你猜我的名字,我猜你是谁好不热闹,我兴致勃勃地看着人家闹,自己也在悄悄地猜着谁是谁。突然弹出了一个小窗,烟雨江南:“哈哈哈哈哈哈哈哈……”
这人好奇怪,,别人都是正而八经地先问声:“你好” 他第一次和我私聊就先一串傻笑。不过,他的笑倒是感染了我,“哈哈哈哈哈哈……哈密瓜!”我为自己今天的调皮吃了一惊。
“嘻嘻嘻嘻嘻嘻嘻……西瓜皮!”他反应也挺快。
“嘿嘿嘿嘿嘿嘿……黑葡萄!”我似乎更放纵自己了,
“呵呵呵呵呵呵……核桃汁!”紧接着他就追加过来了。
我一下不知道该怎么接了,木讷的本性暴露出来了,傻傻呆坐着想不出接着说什么话。
“好啦,水果派对开完了,咱们聊聊吧。”还是他打破了沉默。
“可是我不善于聊天,可能你会失望。”我预先提醒了他。
“不会吧?苹果熟了,从名字就能判断你是个热爱生活的人。”
“我热爱生活,可是生活不爱我!”这串话打出去后,我又后悔起来。他一定会翻来覆去的追问生活对你怎么啦?你被骗啦?男朋友和你吵架啦?等等一连串的问题。生活对我是不公平,我一生下来就不美丽,左边脸颊有一片红色的胎记,随着年龄的增长,那胎记也在长,我的左边眼眶到嘴角全部被这块可恶的胎记覆盖,我成了名副其实的阴阳脸。高中毕业后我就没再读大学,妈妈单位的老领导看着我叹口气,安排我做了一个仓库保管员。同龄的女孩都一个一个的恋爱结婚了,可是爱情就是不肯光顾我这可怜的丑姑娘,我也只有每天在电脑前消磨寂寞的八小时以外。
这一切我是不能让他知道的,我不能在虚拟的世界里继续是个丑姑娘,可是丑了28年,我没有一点漂亮姑娘特有的娇贵与可爱,说起话来完全一副愤世嫉俗的样子。
“生活是个不懂事的孩子,它分苹果时分不匀,咱别和小孩子计较!”他没有缠着提问,我松了口气。
“你想要什么?生活不能给你,或许我可以。”他把自己当做救世主了。
“爱情!”我几乎是用愤怒的拳头锤出这两个字的。他没有立刻回答我,我们沉默着。
我突然嘲笑起自己了,我向一个陌生人要什么爱情?一个人不人鬼不鬼的姑娘配得到什么爱情?
“拜拜!”我匆忙打出两个字后关掉了电脑。
(二)
传来了脚步声打断了我的回忆,从楼上下来了一个人。我赶紧站起来,再审视了一下花,继续上楼。那下楼的阿姨看见我先是一楞,我连忙低下了头,她经过我时惊讶的说:“啊!好漂亮的花啊!”我感激地对阿姨哈了哈腰。真的很漂亮!那是我精心挑选的48支黄玫瑰,那是最隆重的爱的意思。这样一个丑姑娘捧着这么美丽的花,是不是有点滑稽?我的心不但没有平静下来,而是越来越发慌,腿都开始打抖了,靠着楼梯,我又停了下来。
平安夜不欢而散后,第二天晚上无聊的我习惯性的又来到了“今晚相识”。一进入,就弹出了一个小窗:“你来了,我等你半天了。”又是他,烟雨江南!我还在为昨天的失态尴尬着,一下子不知道如何回应他。
“我们都渴望爱情,来,咱们谈恋爱好吗?”他也太直接了,一开始就要和我谈恋爱?在这虚拟世界怎么谈?这不是变着法子取笑我吗?
“别拿我寻开心!”我的话语带着愤怒。
“别,别误会,我是说咱们谈谈关于恋爱的话题,比如网恋。”他似乎怕我又跑了,赶紧正经起来。
网络也真神奇,对着一面屏幕,读着一串文字,就能感受到另一面屏幕前打这串文字的人的心声。那晚我们很投入地谈起了恋爱,从客观的谈别人的网恋不知不觉地谈起了自己的网恋。他说: “把你的手指伸到屏幕上。”我乖乖的把十指和中指伸到了屏幕上。
“再把你的手指压到你的唇上。”我好奇地跟着做。
“感觉到了吗?我刚才吻了你的手,现在你的手又把我的吻,传到了你的唇。”我一阵脸红心跳,我的手久久地压在唇上,仿佛被电麻了似的,动弹不得,难道这就是恋爱的感觉?我的初吻就这样地交给了一个虚幻的他?
他发送了一个FLASH过来,我点开后,一个温柔的女声唱到:“网上一个你,网上一个我,网上你的温柔我就犯了错……” “闭上眼睛,我在注视着你,你真漂亮!”他还在继续,我闭上了眼睛,歌声萦绕在我耳边,真地感觉到自己正被一个高大的男人深深地注视着,突然一个寒战,我捂住了脸,不行!我的脸……。
“我得走了。”我慌乱地打出了几个字。
“好的,139********”他打出了一串数字“不开心时给我打电话。”
第一次有一种躁动不安的情愫在我心里萌动,上班时我偷偷笑了好几回。虽然我害怕去面对任何感情,但是一想到他的那些令我耳红心跳的话,就止不住的狂喜。我一 万次地鼓励自己:怕什么?网上的我没有阴阳脸,我可以要多漂亮就有多漂亮,我可以象其他人一样??谈恋爱!
有了勇气,我变得连自己都不认识了,原来我有那么多的热情、我也很活泼,烟雨江南也似乎象我依恋他一样依恋着我,每晚我们都约会在电脑前,从打字聊天到语音聊天,他会用很好听的男中音给我讲笑话故事,我也会给他唱一两首歌,虽然我的脸不漂亮,可是我的嗓子却是个金嗓子,我学会了那首《网络情缘》,在一次我唱完以后,他说:“真想见见你。”“我也是!”
我的话一出口就马上后悔了,连忙又说:“不,咱们不要见面的好。”
“对!不要见面的好!”他的回答也很干脆,然而他又说:“把你的相片扫描了给我发过来好吗?”
“不!你发你的给我看!”
照片很快发过来了,好休闲潇洒的一个大小伙子,穿着体恤坐在大海边的一块礁石上,只是逆光照,看不清脸的模样。我看了照片更坚定了不与他见面的决心。
“喂!到你了,”他在催我。我从来不照相的,就连镜子我都不会去照一下的,可是我怎么混过去呢?
慌忙搜寻图片,我选了一个很清纯的女孩相片给他发了过去。他看了后说: “哇……你和我想象的一样美!”
(三)
有爱的感觉真好,我的快乐一天 一天明显地写在了脸上,工作时我竟然开始轻哼小曲了,一起做保管员的孙阿姨说:“姑娘,是不是有人啦?”我赶忙摇头否认了。惆怅又袭了过来,我只是有情了,可是我还没有人,我不敢见他,他也不愿意见我。这就是网恋的悲哀,网恋,只有产生于网络,发展于网络,假如一融入现实,网恋就会结束。有多少青春漂亮的女孩子见了他们的网恋情人后都分手了,更何况象我这样的丑姑娘?
但是想见见烟雨江南的念头却与日俱增,太想亲眼看看他的眼睛是否很深沉,鼻子是不是很挺直;照片只是定格的他,多想感受一下与他面对面的感觉。一个计划悄悄在我心里蓄谋着,我为自己的计划激动了好几天,这个计划既可以了却我想见烟雨江南的愿望,又不会暴露我的身份,我取出积蓄请了假,买了一张到南昌的飞机票。
飞机降落后我用200卡拨通了烟雨江南的电话,挤着嗓子别扭着声带说:“请问是江先生吗?”“是的,我是。”啊,多么熟悉的声音!这声音实在太令我激动,为自己的小聪明激动,为即将见到他激动!“恩,我是花店的,您的一位朋友给您订了一束花要求我给您送过去,您看我们该送到哪呢?”“请问是谁订的呢?”“啊!对不起,我们不知道名字,不过里面有一封信,您看了就知道了。”我好担心啊,担心被拒绝,那我的小聪明就白耍了。谢天谢地,烟雨江南沉吟了一会就把住址告诉了我。此刻,我已经来到了三楼,他就在四楼!我再次检查了花是否完好,花很美,检查一下自己,自己……
门开了,紧张的我低着头把花递给了开门的人:“我是花店的,先生您的花。”
“是什么样的人订的,能告诉我吗?”烟雨江南并不急着接花,靠在门上问我。
“不知道,不是我接手的。里面有信。”我紧张得都快迸出眼泪了,慌忙把花塞到他手里转身下了楼,走到三楼后,飞跑了起来。
跑到了楼下,我又装若无其事地向住宿小区外走去。
我确实是太傻了,我几乎连他的脸都没有看见,就跑了,可是我毕竟那么近距离地接触了他,他很高大,足足比我高出有一 个头!我很满足的回味着刚才的见面,这足够我回味一生了!
“苹果熟了!”有人叫我网名,我下意识地回头来,烟雨江南骑在一架自行车上,一只脚支在地上正笑咪咪地望着我。
“呀!”我吓得立刻捂住了脸说:“不是我!”
“除了你还有谁?你和我说过48是最爱的意思,还有谁知道黄玫瑰是献给男士的爱?”哦,是的聊天时我们曾聊过花语,我真笨!我依然捂着脸,不敢说话。
“别这样,让我看看你。”烟雨江南走到我的面前,我闻到了他的气息。
“不!我的脸,很丑,有块斑……”我快哭出声了,泪已经从手指缝里溢出。
“那是停在你脸上的红蝴蝶!一定不会丑,你看我,看啊!”
我透过指缝看见烟雨江南正一拐一拐的在我面前很滑稽地走来走去,我慢慢滑开双手好奇地看他,烟雨江南走到我面前说:“生活也没把我的苹果分匀啊,你看我天生一条腿长一条腿短,所以我也不敢见你啊。”
烟雨江南把自行车推到我身边问我:“苹果姑娘,愿意乘我的车吗?”他一脸的诚恳,也一脸的幽默,我被逗乐了,开心地坐到了后架上。
“你怎么那么肯定我就是苹果?我给你地照片和我可不一样。”我突然想起来问到,烟雨江南一边哼哧哼哧地蹬着车,一边对我说:“小姐啊,你知道你把谁的相片给我了吗?”“谁的?”我不明白的问。
“你把人家日本明星腾原纪香的照片给我了!”
天!原来我早就露馅了,狡猾的他却不揭穿我,我象所有漂亮姑娘一样,在车后架上抖动着我的双腿懊恼地嗔怪到:“你真讨厌啊!”
“哈哈哈哈哈哈……”一串清脆的铃声拌着我们的笑声飞上了天空。

两性情感
手机版